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房东大姐的水帘洞
房东大姐的水帘洞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房东大姐的水帘洞

自从大学期间沉迷于WOW之后,一颗在高中禁锢的心沉底释放,新的世界、新的探索、无穷无尽的成就任务,刷装备、刷坐骑、每周一更的副本,就这样迷失在了玻璃渣的世界里。

  随着大学毕业走向工作岗位,虽然玩的时间不多了,但还是依旧难以放下。我的工作性质经常性的出差,相对其他工作来说还是比较忙的,但换来的是待遇优厚、长时间的休假(做三休一,单位为月)。

  六月的到来,正值我大南方的酷暑时节,除了有空调的地方一律不外出,当然,工会里边下副本还是叫上几个好友网吧里排排坐滴,毕竟自己的小本本开着游戏再开YY会很卡,游戏玩的不是很舒适;而且本身网易代理之后流失了一大批一大批的玩家,留下的本身也没几个了,关系当然铁的要死。单位在南京的办事处给我们租了一套商品房,这个月工作不是很忙,领导休假回家了,我就盯着几个订单处理完就没事做了,有啥急事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就行。

  人啊最怕的就是没事干了,那就会想有的没的,领导一走,我就跟彻底住在网吧一样,除了更新的那一天回住的地方养养精神。有一天,刚通宵完的我睡意朦胧,回到住的地方刚洗漱完,门铃就响了,心里还嘀咕着别今天来业务员啊,开门一看是房东太太过来了。房东太太三十来岁,典型的南方美女,水灵的皮肤,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那傲娇的胸部,走起路来一抖一抖的,虽然生过孩子,但在胸罩的衬托下,绝对是奶中之经典,每次过来都看得我欲火焚身的。

  我开门之后,房东太太那娇小的嘴唇娓娓道来:“小王啊,我过来看看是不是网线出了点问题,昨天就上不了网了,敲门也没人应,想着是你们出去了,就再没过来。刚才听到开门声了,我就过来了。”

  这里强调一下,房东一家是本地人回迁到这个小区的,光房子就分了四五套,除了隔壁那户是自己住之外,全部都租出去了,由于我们这个屋之前也出租过,网线就留在这个屋子就没动过,他们那边装修好了之后也再没装过网线,当然了,网费是房东缴,这样一来我们也方便了许多。

  “哦,那我去看看。”我感觉先请陈姐这个剁手的购物狂进来,由于现在才早上7点左右,陈姐就穿个睡衣就过来了,那就一个诱惑啊。一件黑色低胸的吊带睡衣,就在我观摩意淫的时候,发现陈姐没穿胸罩,怪不得今天看着有点下垂,就这样下边还是有了反应,感觉应付着说了两句看路由器出了啥问题没,顺便去厕所拿毛巾蘸着凉水冰了一下,差点出丑。随后搬了个凳子就向我的屋子走去,进去一看不过是插座松动了,重插一下就好了。我高喊了一句好了,陈姐听见声音也进来了,看我站那么高,叮嘱着我小心点。这时候的我才发现从上往下看,那真是胸前风景独好啊,都能看见奶头了,心里一兴奋,一脚踩空,而就在此时,刺激而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陈姐本想着拉我一下,没想到拽住了我的居家大裤衩,落地那一瞬间把我大裤衩连带着内裤给扯到膝盖上了,本身看着陈姐的乳头就够刺激了,加上内裤拉下的时候猛戳那一下,我的小弟这个时候是只恨天高啊,直挺挺的竖在了那里。本人178,虽然长得不是很帅但绝对耐看,小弟弟硬起来也在18cm左右,关键是够粗,这也可能和我高中时期经常运动有关系吧。

  此情此景,陈姐一下呆住了,又想离开但又想说什么,我心里想借此机会强上陈姐,后来想想不能这么冲动,万一陈姐不那么想我以后怎么在这里待下去,赶紧把裤衩穿好,嘴上一直说着没事没事,就摔了一下嘛。陈姐好像却不那么想,不知道嘴里嘀咕着什么就被我找瞌睡的接口半推半就的请了回去,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情愿。

  陈姐一走我直接睡不着了,冲凉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最后无可奈何撸了好几管才沉沉睡去。

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准备出去找点饭菜填饱肚子再次与朋友们征战副本,  下楼的时候遇到了陈姐,笑眯眯的跟我打招呼,问我干啥去,我想打个招呼来着,说道“吃点东西去,陈姐有没有推荐的地方?” ------千算万算,没想到居然中了陈姐的套路,虽然我没吃亏;因为在后来的偷情中才知道那晚陈姐是故意喝醉的,她很寂寞,也渴望走出哪一步,但不知如何开口,随后在我的犯错之下才勇敢走出哪一步,不得不说,城市套路深,我必须得回农村。

  “有啊,我正好出去跟同学聚会,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

  我心想你们同学聚会,我去干嘛啊,虽然只差个四五岁,但还是会有点尴尬,随即回口:“算了吧,陈姐,你们好姐妹聚会呢,我一个大男的多尴尬。”

  “那怕啥,我就说是我弟就完了吗,刚来南京带出来见识见识。”

  “把我当什么了啊?”

  “弟弟啊!”

  心想还有我没见识过的,真是服了这位姐姐了。

  “不去。”我干脆的回道。

  “哦,那就算了吧,本来想带你去见识见识的。”陈姐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失落,不得不说,南方那种小女人一旦那种乖乖的感觉一出来,还是有点心疼的。

  “哦,你等等……”

  陈姐一听见我有去的意思,立马又兴奋了起来,“要去了是吗?走吧,等我去取车,不要耍赖啊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我还没说完,陈姐就急匆匆的去地下车库取车去了。

  操,心里想着这算哪门子事啊。

  就这样跟着陈姐去了她们姐妹们聚会的地方,一家挺别致的西餐厅,但不是我心所想,打扫完两份牛排之后,开始听她们闲扯淡了,这个的老公出差了,那个老公升到什么什么官了,哪个专卖店出了款漂亮的衣服啊,哪里SPA做得好啊,等等之类女人之间万变不离其宗的话题;期间的我那叫一个无聊啊,后来一个大姐问起了我,这时候陈姐才把话题转开,这是我一个远方的一个表弟,正好应聘到这里的一个单位上班,刚过来带他出来转转,她的那几个姐妹开始笑了,突然开玩笑的问陈姐“是不是老公常年出差,找了一个好表弟啊?”随之都捂着嘴笑起来了,我他妈才尴尬,就怕发生这样的事情,关键陈姐还不说话,我的天呢。我准备好好解释一番的时候,陈姐突然掐了我一下,我也不理解啥意思,就没再说活。这时候旁边一个姐姐说话了,“别紧张,我们几个平时就那样开玩笑,没事。”这我才开始慢慢的吃我的甜品,多么希望快点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饭后她们一起说去唱歌,我想离开去网吧happy,陈姐说她喝了酒不能开车了,让我一会帮着把车开回去。看着她那个样子,虽然没醉,但我还是留了下来,一来看看她们接下来作什么,一来万一真的喝醉了,我还能有点别的想法。就这样,我强忍着冲动看着她们跳舞唱歌,而我完全没心思看她们唱歌,全程注视着陈姐,一杯接一杯,也许这些女人太饥渴了吧,黄段子连篇喝着小酒,完全不把我这个男人放在眼里啊,哎,真想把她们都给办了。

  终于熬到了结束,也熬到了陈姐喝醉,虽然是我心中所想但还是有点心疼,这么好的女人老公却常年出差在外,可惜啊!

  把她们一个个安排好回去后,我开着车回到了小区,可这时的陈姐却睡得沉沉的,停好车后开始发愁了,把她弄上去倒不是什么大问题,就怕过程中吐了这才是我担心的问题。傻乎乎的来了门前才发现开门是个大问题啊,陈姐睡的跟死人一样,我总不能带她回我的房间吧,喊了她半天,包里也找不到钥匙,最后没办法带她回了我的房间。

  收拾了半天,终于把她安置在我的床上了,担心吐放了个接好水的脸盆在床头,看着那红红的脸盘,忍不住亲了一口。就这样趴在陈姐的身旁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大腿,偶尔舔一下她的乳房,想着要不要进一步,真做了之后怎么解释?裤裆淫虫一上脑,管他三七二十一,先办了再说。

  慢慢褪下内裤,解开了胸罩,一遍舔着陈姐那丰满的大奶子,一遍观察陈姐的表情,脸上红晕仿佛更深了一些,奶子把娃的差不多了,开始深情舔B,陈姐看出来平时挺爱好自慰的,外阴虽然有点发黑,内阴却粉红粉红的,很是撩人;个人卫生也做的不错,一直有修理阴毛的习惯,看到这更加刺激了我,开始发挥我的真功夫,边舔边拿手指试探着进洞,不一会儿,姐姐那里就成了水帘洞了,而我也舔的更加用心了,是不是幺一下阴蒂,能听到陈姐开始哼了。而我下边的肉棒已经激动的不行了,迫不及待要上战场了,脱掉内裤,拿龟头沾了点陈姐的淫水,奋力一挺,全根没入,虽然生过孩子,但老公常年出差,开发的不多,还是挺紧的;陈姐此时也啊了一声,但没睁开眼,就这样开始我的辛勤劳动,由于陈姐喝的有点多,担心会吐,所以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,也没敢去口里边浪一圈;随着陈姐哼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促,终于忍不住爆发了,但没敢内射,都射在了姐姐的肚子上。

  抽插的中途也没少玩陈姐的大奶子,那种感觉真是舒服极了,也不枉我今晚陪着她们无聊的侃大山了。就这样做了三次,也不知道姐姐爽了没,因为每次都射在陈姐的肚皮上了,搞得我俩的内裤全部都沾满了黏黏糊糊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,收拾妥当,我俩就这样光着身子睡在了一起。

  次日的早上,我被耳朵边的剧痛弄醒,肯定陈姐发现了什么才揪着我的耳朵不松手,看我睁开眼,马上就问“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我一五一十的向她说了起来,期间没少夸她的成熟魅力,顺便说了说我年少的无知和冲动,看着她在找寻手机的那股劲,心里想着一定完了,陈姐一时半会接受不了,是不是要报警啊?可我转念一想,你要报警为什么还要叫醒我?吃光抹净就想翻脸?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掀了被子就抱住了陈姐,看得出来,挣扎了没多一会儿,半推半就的两张嘴就贴到了一起,迅速按到在床上,一边亲着一边摸着陈姐的美穴,发现早已经泛滥成灾了,也许强行的这种霸占带来的心里冲击,下边肿的更加厉害了,索性就一挺而入。

  “妈呀,我的小祖宗,昨晚我就被这个家伙搞的,怪不得现在下边还有点疼。”

  心里想着,今天就让你放下所有的包袱,沦落为我的性伴侣;随即加快了抽插的频率,陈姐这时候还有点放不开,就在那里哼哼唧唧的,我把陈姐的两个腿搭在肩膀上,往下一压,边亲边干,是不是耳语两句。“姐姐,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,  早上那么用力的拧我耳朵,你那么诱人能不让弟弟犯罪吗?”

  “那是你自找的,你这叫*奸?”

  “就算是*奸,我也为自己*奸到怎么漂亮的姐姐感到欣慰。”

  “臭小子,其实我昨晚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什么?那你还找电话?”我瞬间爆发,加大了抽插的深度。

  “我只是看看昨晚有没有什么未接来电之类的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其实我那天看到你的裸体就有点想入非非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快点……我的好弟弟……”

  我拔出来,随即披上睡衣假装离去,以表达我被欺瞒的心情,谁知道久旱逢甘霖的姐姐急了,“你去哪,快点进来”、“姐姐错了还不行吗?”起来拽住了我,我也表达了我的想法,心想不带这样玩的,想玩就说吗,何必这么多套路。干脆抱着她去了沙发上,看着陈姐跪在沙发上,一遍插着一边问,以后敢不敢这样了,“好弟弟,不敢了”

  “那以后怎么办?”

  “以后我听你的,咱俩随时随地都能做,反正我老公也经常不在家,只是千万不要射在里边。”

  “喊我个老公我听听”

  “这”陈姐犹豫的一刹那我猛的插了进去,“好老公”,这还像话,就这样又插了个100次左右,干脆让陈姐躺在地板上,方便做最后的冲刺。早上的性欲本来就旺,再加上陈姐许久空虚的身子,俩人做了许久,只见身上都冒出了些许细汗,才感觉到了陈姐下边开始一缩一缩的,不一会儿,感到一股热水涌了出来,淋的我打了个冷战,感觉控制不住了,立马快速深插了几下,一不小心射了出去,这时才发现陈姐在颤抖,我问她怎么了?一句话没说,紧紧的抱住了我。我也没再多问,就这样两个人抱着躺在地板上。

  “小老公,我好舒服。”过了良久,陈姐终于说话了,也许是久违的高潮,也许是内心的喜悦,姐姐趴到我身上,亲着我,就趴在我怀里,我也紧紧的抱住了这个饥渴的陈姐。

  吃完早饭,姐姐洗完我俩的内裤,准备回去了,我有点不舍,姐姐说你还有精力吗?我随即回到,要不去你的床上试一试,你看看有没有精力?那是在她屋子里的第一次,后来去过多少回忘了,我感觉我没让她变成我的性奴,反而我成立她的性奴。

  随着这边订单、合同全部告一段落,我便要离开这里了,最后那一晚,我俩都跟疯了一样,她在口交的时候咬着我蛋蛋不放,我在后入的时候拽着她的头发疯狂抽插,她的屁股被我打的红彤彤的,我的肩膀也被她咬的全是牙印,相聚总免不了分离,那一晚真是做爱做到水深火热,现在想想下边都有点疼。

  后来也保持过一段联系,还以为再能回到那里,结果调到了别的分公司,就再也没见过陈姐,  中间收到过一套她自己的黑色情趣内衣,我至今还保留着,怀念着那个乖乖的陈姐。

【完】